在小区角落捡到一只流浪猫。
事情很巧,上午1m刚刚跟我说她想要一只小奶猫,下午我就发现了一只,虽然严格说来它也算不得是小奶猫了,但瘦瘦小小的,看上去也不算很大。最奇特的是,它的眼睛一只湛蓝,一只棕黄,神秘而好看。
捡回家之后,1m又吃惊又开心,又有点惶惶不安,担心我们照顾不好这只小猫,我安慰她说,没事的,大不了可以送给大猫。
下午我们没有耽搁,立即带着猫去给它洗澡,除虱,打疫苗,同时也去买了笼子,猫砂和猫粮。这只小猫虽然瘦小,但是很健康。一切搞定之后,我们打车回家,开始给这只猫取名字,不知道为啥,我的脑子里蹦出了一个词:茶水。
于是这只猫的名字就叫做茶水。
茶水,这听上去像是一个有艺术气息,清香宜人的名字。
我是这么觉得的,直到它在靠近我枕头边的地板上拉了一次屎。
我以前拉过很多次肚子,去过各种各样的厕所,也喝过豆汁,吃过折耳根,但从未闻到过这么难闻的味道。
其实我还是感到很庆幸的,因为毕竟它没有拉在在地毯上,或是床上。
后来我意识到,这只猫让我费心的远不止拉屎这一点,它还热衷于翻垃圾桶,探索书桌,晚上喜欢爬到床上来,跑到一个陷下去的被窝里团成一团睡觉,有时候就干脆直接爬上来睡在我枕头上。宠物医院的医生说茶水有一点感染真菌,所以我们不能让它上床,但每次我提着脖子把它放下床的时候,心里都觉得它太可怜了。
在我之前的人生中,我只养过鱼和乌龟,从来没有养过猫,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毫无疑问,猫比金鱼或者乌龟要聪明的多,猫可以听懂自己的名字,虽然它可能不大乐意搭理你,但是给乌龟和金鱼取名字并指望它们知道,就太困难了。

有了茶水之后,我的搜索记录几乎一直和猫有关,我学习了大量的关于猫的知识,我惊异的发现,作为一只猫,茶水颇有领袖精神,它毫不介意你玩它的肉垫,给它剪指甲,或者揉来揉去,但是它散发着一种淡定的气质,仿佛在说:我知道你们人类乐于干这样的蠢事,但本猫希望你们能适可而止。

有时候它犯了错误,我就给它点教训,它接受完教训之后以闪电般的速度跑远,开始磨爪子,撕咬地毯,就像那些被打败的高手闭关修炼,等待报仇一样,但最后的情况往往是它玩完之后屁颠屁颠的跑到我腿上趴着睡着了。与此同时,作为一只猫,它又经常好像很忙的样子,从一个地方猛的窜到另一个地方,拨弄一下地毯,又刷的跑到另一个地方滚几圈,不时还爬到各种地方,忧心忡忡的看着家里。

在另一些时候,茶水又像一只废猫,或者说像一只没有骨气的猫一样,只顾着睡觉。我可以随意摆弄它的爪子,把它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甚至把它抱起来扭动,它都不做任何抵抗,任由摆布,我玩完了之后,它就又爬到我腿上,然后卷成一个猫团团,继续睡觉了。
说起来,茶水还有过一次很严重的生病,在我捡到它的几天后,茶水变得特别虚弱,走路颤颤巍巍,没有任何活力,我一开始以为它在讹我,想让我们给它弄点好吃的,但后来情况并没有好转,于是我们带它去宠物医院,医生告诉我们茶水肚子里有不少蛔虫,而且患上了重感冒。这是我第一次去宠物医院,那里有很多小动物,但我居然觉得茶水是最萌的。
晚上回到家,茶水几乎走不动路了,晚上快睡觉的时候,它团成一团,软绵绵的躺在我们专门给它准备的小被子堆里,几乎一动不动了,1m担心的都快哭了,我说,就看它能不能挺过这个晚上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在睡梦中感受到两双肉垫从我脸上踩过的时候,我知道,茶水挺过来了。
这次生病之后,1m给茶水买了很多的猫粮和玩具,还在超市买鸡肉鸭肉和三文鱼,给它做猫饭,那天晚上茶水不再对我们吃饭感兴趣了,因为它吃的是连我闻了都想吃的炖肉,而我吃的是稀饭拌橄榄菜。
我和猫的待遇差距,逐渐开始显现。
每天早晨,我起床的第一件事不再是泡茶,而是铲屎。无论我在工作还是玩游戏,茶水随时都可以爬到我的腿上,我的电脑上,我的鼠标垫上去睡觉,而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观察茶水的行为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每次用逗猫棒逗它的时候,都觉得它的内心是一只老虎——它满脸认真,潜伏在吹风机,抽纸,魔方,充电器,或者书堆后面,露个小脑袋,然后慢慢轻轻的伏着身子走出来,再后腿一蹬,突然发力,扑向逗猫棒。1m总是被茶水这样的举动逗的哈哈大笑,但我却觉得,这是猫科动物的天性,是它们的传统和尊严,即使它们已经脱离了草原与丛林,即使它们已经不再需要奔跑狩猎,即使它们的领土已经从山川河流缩小到客厅卧室,但是,它们骨子里还是最顶尖的狩猎机器,这让我感到由衷的佩服。
很难想象,一个月以前,我甚至还不敢摸任何猫科动物和犬科动物,而现在,我可以单手把茶水抱起来,和它玩来玩去。很有些时候,茶水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爬到我身边,再倒下,团成一团睡觉,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时候我就觉得,虽然我要给它铲屎,虽然它吃的比我好,虽然它随意打扰我的工作,但它是我生命中第二美好的小生灵。(第一当然是1m)
我想说的是,养一只宠物,是一项重大的决定,是一个需要负责任的选择,人与动物建立感情和信任,是美好的,但你对它的责任也是很重大的,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睡不好,也有一段时间,我要隔三差五的带它去医院,还要每天照顾它。我是个怕麻烦的人,这些事麻烦极了,但一点也马虎不得。
茶水是一只普通的猫,但它对于我和1m来说,又是最特别的猫,在某种程度上,我不得不反对邓小平同志的说法:在我看来,它不会抓耗子,但却依然是一只好猫。

我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