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猫

我养了一只猫,叫做茶水。

和那些把持不住自己膝盖,总是忍不住跪着捧起主子来的猫奴不一样,作为茶水的铲屎官,我和他一直保持着一种平等而友好的关系。这种平等的关系使得我能够更好的观察茶水,他作为一只猫的生活,观察了许多天,我发现了一件事:

他也在观察我。

我们俩之间的这种相互观察,既因为我们俩共有的好奇心,也是我们之间的一种较量。他胜在脚步轻盈,体积小,耳朵灵敏,性格警惕,我则胜在在家里安了一个摄像头。胜之不武,很惭愧。

众所周知,茶水是一只猫,是由我们养着的,但是他却活的很洒脱,他明白自己不能赚钱买猫粮的事实,但也对此泰然处之,绝不因此而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他智慧的处理与人之间的关系——既不讨好献媚,也不故意刁难,它不卑不亢,优雅的接受食物,猫窝,同时恰到好处的回报以卖萌和打呼噜,但是,一切点到为止,时候一到,他就一个鲤鱼打挺,屁颠屁颠的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打盹儿了。

我和茶水称兄道弟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那天我给他盖上被子,他突然坐起来,充满威严的看着我,两个眼睛瞪的像他的头一样圆,我心中一惊,突然开始反思起来,我可能对茶水还是缺乏尊重,经常偷看他在猫砂盆里面拉屎,也在他睡觉的时候玩他的肉垫,茶水看着我,眼睛似乎没瞪那么圆了,于是我想,为了表示尊重,那就叫茶水一声哥吧,茶水茶大哥,我这样一叫,茶水的眼睛突然就好像绷不住一样,慢慢眯了起来。

那天,我和一茗吵架,吵的不可开交,两个人心里都不开心,她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盖起来,我坐在楼下发呆。后来大家气消了一些,但是又没有台阶下,还是干耗着,这个时候,茶大哥仿佛明白一切一样,走到我旁边来,眼神很坚定,我摸摸它的头,他甩甩头,示意我跟他走,我站起来,他把我带到床边,然后看一眼被子又看一眼我,我不明白他想做什么,但还是掀开被子的一角,茶大哥猛的就钻了进去,一分钟不到,被子里面就传来了阵阵笑声,然后被子被全部掀开了,我看到一茗脸上带着泪痕,但是却笑的很开心,怀里抱着茶大哥,和往常不一样,茶大哥并没有反抗或逃走,而是默默的接受了自己被不协调的抱着,我说不清茶大哥脸上的表情是乐意还是不乐意,但是我能肯定的是,我看到了茶大哥脸上有佛陀渡人般的坚毅。

家里装了小米的空气净化器,朝上吹风的,只要雾霾一大,风力就很强劲,这时候茶大哥总会跳上去,像狮子一样威风凛凛的站在空气净化器上,任凭狂风把自己的毛吹的飘舞起来,然后运足气,长长的来一声喵叫。空气好,万里无云的时候,茶大哥则会跑到窗边上,怅然若失的看着外面的大楼和街道。没有人知道茶大哥在想些什么,我也不知道。

茶大哥来我们家的时候,才三四个月大,他也许经历过自由,经历过战斗,经历过过寒冷和饥饿,经历过粗糙的大手和污水横流的街道,但转眼间他已经满一岁了,也跟我们一起来到了北京。他怀念家乡吗?他向往自由吗?他想念他的四川猫朋友们吗?老实讲,我不知道,但他现在整天眯着眼睛打盹儿,梳理自己干净洁白的毛,和我们一起玩,我们用爱和责任照顾着他,这个,茶大哥一定心里有数。

茶大哥也会抓逗猫棒,抓激光的点,也会围着罐头转,我猜他明白,这些是一只猫的本分,茶大哥是一只尽本分的猫。有时候我心情烦闷,或者想偷懒,冷不防的,茶大哥突然跑到我跟前,手按在我的肩旁上,鼻子尖几乎挨到我的鼻子,他眼神严肃的看着我,而我就好像醍醐灌顶一样,对生活也丝毫不敢懈怠了。

这个世界巨大而清冷,能交上一两个好朋友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我很幸运,能够遇到茶水,至于这是不是茶水的运气,我倒不敢肯定。我并不因为茶水是一只猫而轻看他,在我看来,茶大哥是我的好兄弟,是一位值得信任的朋友,我将永远珍视这份友谊。

 


我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