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是时候来探索火星了

探索火星
不久之前,NASA(美国宇航局)发布了一个数据开放平台(OpenNASA),这个站点发布了一系列NASA的数据并公布出API接口以供开发者调用,按照NASA的说法,无论是民间科学家,开发者,环境保护人士,还是好奇鬼们,都能通过这些接口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很激动的,因为我一[……]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为什么中国的程序员会把1024作为程序员节日?

1024程序员

从几天前开始,我的胖友圈中就被很多互联网公司的H5页面刷屏了,这些H5页面都在庆祝或者营销着同一个节日:1024程序员节。去年似乎还没有公司这样来推广这个日期,今年大家却就像约好了一样争相举办相关的活动,发布相关的问候,不明真相的群众可能会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1024,最广为[……]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远程工作经历


高考之后,我妈威胁我说,如果我敢跑到省外去读大学,就要和我断绝关系。我是个很有骨气的人,但考虑到我未来四年的经济来源,我也开始认识到省内也有很多不错的去处,所以我跑到了距成都几百公里的四川的四线小城市去读大学,这座城市没有机场,只有一座小火车站,小汽车站,徒步穿越整个城区,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钝感力

 ​
最近接触到一个很有趣的名词,叫做钝感力,这是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最先提出来的。钝感相较于敏感,是麻木一点,迟钝一点的意思。

 

在我们以往的经验里面,积极的热烈的响应一直是被赞赏的,而麻木冷漠是受到谴责的,在今天,事情已经起了不少变化,在这个敏感的时代,我认为我们需要一点钝感力[……]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校园黑客故事

我一直相信,每个宣称自己是黑客的青少年,一定都有着某种非主流的情怀,这情怀无法由颜值担当,就只能籍技术派遣。我也不例外。

我最初的学习黑客知识的动力,就在于希望能够黑掉学校的播音系统,在周一全校集体早会的时候,放一曲我最爱的四驱兄弟的片头曲,然后在女同学们的围观中,被保安架出来,带着英雄的悲壮[……]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音乐节与互联网大会

最近听闻要举办不少音乐节,我就联想到我之前去过的几次,总的来说,感觉并不太好。承认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去音乐节这种行为本来就会被不少人理解成装逼,而再说音乐节不好,那帮能跟你一起去音乐节的人还会说你傻逼。

但我还是想这么说,即使这要冒着被同时被说装逼和傻逼的风险。

这么说的原因之一在于,[……]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同居故事

2015年的暑假,我和我的女朋友住在了一起。女朋友是指活的,会做饭的那种。

在我之前20年的漫长岁月里,我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不仅不相信,我还深深的鄙视过这种行为:那个时代我觉得自己根正苗红,胸前的红领巾特别鲜艳。

但它还是发生了,发生的很突然,也很彻底,带有哲学意味。

在一个激情[……]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实习经历与一些建议

我的第一份实习,要追溯到大二的上学期,这段经历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实习,因为我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工资。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走入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做的产品叫做英语流利说,这是一个很酷的产品,即使在现在看来,也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产品,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们请我去上海玩了一个星期,而是因为,这个产品确实创造性的[……]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装逼与恶意

近年来有不少人觉得我在装逼,对这个事情我没有太多要说的,事实上我确实有装逼,但我不认为这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无论是对于更美好的事物的追求,还是以一种不伤人的方式满足自己内心的小小虚荣,我觉得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我还属于计算机学院的时候,别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就说我是个作家,后来我转专[……]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鬼混的青春酷不酷

这张图其实并不切题,但是我觉得放在这里很酷

 

这几天,我一直在外面鬼混,喝酒,宿醉,夜不归宿,我几乎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从城市的这头游荡到那头,然后躺在床上,吹完睡前的最后一瓶可乐。

这样的日子跟我以前规律节制的生活截然不同,我感觉到很爽,但又感觉到不安。[……]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