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字 下的文章

烟雨西湖

本来这篇文章的题目应该叫作『艳遇西湖』,但是由于我在上一个贤者时间段内保持着冷静,所以拒绝了那个因为喜欢我文章而表示愿意和我做点成年人游戏的杭州姑娘。于是这次杭州之行就变得单纯而正直。对于期待着一篇小黄文的读者来说,我感到非常抱歉。

在去杭州之前,我已经在没有水的城市待了太久。此后我站[……]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你有没有反骨?

多年前,我爸就掐着我的后脖子说,你这小子有反骨,以后要反。

那时候的我抱着一碗热汤饭并不为所动。

更早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在四川的哪儿,诸葛亮也指着魏延说,这小子有反骨,快给老子推出去砍了。魏延是个军事的奇才,受到刘备重用,却不受诸葛亮待见,诸葛亮死了也没把兵权给他,所以他琢磨杀了杨仪夺回[……]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中国有没有科技媒体?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一个问句,下面给出我的答案先:

中国只有IT媒体和科普媒体,没有科技媒体。

在百科的解释中,科学与科学技术是两个可以互相转变的概念,也就是科学可以说成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也可以说成是科学。所以,科技媒体,是应当关注科学技术,关注科学的。

2014年的中国十大[……]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冰天雪地奇妙夜

我在许多地方过过夜——北方温暖的大床,南方阴冷的小床,面朝大海的木床,还要肯德基爷爷的餐厅,公园里面黑色细长的板凳,火车拥挤难闻的硬座,但没有一个夜晚像昨天晚上那么难熬,那么难忘,又那么让人觉得青春真蛋疼,世界真美好。

仔细看了四遍贝爷的西伯利亚探险节目后,我们于下午四点到达海拔三千五百米的西[……]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不创业的原因

以前我总跟别人说,现在的互联网产品,有百分之三十是没有价值的。

当年的确是太年轻了,说话也非常欠考虑,随随便便信口开河,现在我应该道个歉,以前的话是不对的,经过了几年的观察体验,也自己尝试了一些东西,现在我不并觉得互联网上有百分之三十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

至少得有百分之七十。

其实[……]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媒体与极权

最近读了奥威尔的1984,看完后猛然回想起这学期学过的传播学,心里爬过一阵细密的恐惧。

布罗茨基说,文学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文学。这句话还暗含了一个意思,就是文学是有能力干预政治的,当然,政治也有能力干预文学,事实上,政治什么都干预。

和文学相比,媒体有着更即时,更普遍的力量,[……]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不厉害的故事和厉害的故事

昨天一朋友问我,怎么才能像我一样厉害,当然她不是指体重,而指的是关于互联网,关于程序的这些知识技能。

坦白说,我觉得我比较水,而总是有很多人认为我比较牛,所以我不得不说我特别水,以期望在人们的想法中还原一个较为真实的我,不过这样做的效果也不太好,一些人觉得我在谦虚,进而越发的觉得我牛,一些人又[……]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男人的浪漫



一周前,我在网上买了一架俄罗斯T90的遥控坦克,可以发射子弹的那种,跑起来威风凛凛,射起来震耳欲聋。

我下单之前专门去看了下评价,几乎都是好评,比如“孩子很喜欢”,“小朋友很高兴”,“外甥很开心”,“侄儿很兴奋”等等。我找了半天,居然没有一条是写自己的,没有一条写“我玩的很高兴”之类的[……]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2014年年终总结(伪)

此刻是2015年的凌晨,我回想起2014年的寒春。那时的我在北京流浪,现在的我在四川醉倒。世界多么奇妙,妙到颠毫。

孔明灯上写满了心愿,在酒洒下的时刻飞起,灯影绰绰,照亮了一片漆黑的夜空,像一颗星星。我被食物辣的呛出眼泪,而歌声悠扬。

我是个悲观的人,这个世界让我忧伤,但这个世界却是洒脱[……]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开拓者与慈善家

(题图:思考的爱因斯坦)前几天,Google创始人Page在TED演讲的时候说,如果自己死了,宁愿将数十亿财产捐给像伊隆·马斯克这样的资本家来改变世界,也不愿将钱捐给慈善组织。(马斯克是个研究火箭,太空,做电力汽车(特斯拉)的商业与科技天才)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有人鄙视有人赞赏,[……]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