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去一年的卖货经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产品的创造者,应该也是其深度用户。

例如当我做押韵灵感(一个押韵工具)的时候,我写了两首歌,虽然很烂,但挺押韵。而我做突字幕(自动给视频加字幕工具)的时候,我在 B 站发了好几个视频。

所以,当我去年开始做面包多(一个低门槛创建付费内容的平台)这个产品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必须要开始卖货了。

「卖什么」是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我从来没有卖过任何东西,选择一样可以卖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经过 2-3 天的思考,我决定卖我自己的微信号。

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的个人微信号放在公众号菜单栏里面,点一下就可以来加我,因为这个关系,我加了许多人,其中一部分人[……]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不 要 再 制 作 表 白 网 页 了

又要到 5 月 20 日了,这个日子虽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情人节,但许多人还是会将之视为表白或表爱的大好机会,约定俗成也好,媚俗刻奇也罢,总儿言之,习惯已经形成,人们总会在这一天做出一些事情来。

比如用写代码来表白。

33.gif

十年前比较流行的是用 VB 或者 Delphi 写桌面程序,这大致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打开之后满屏幕开始出现血红的玫瑰花,一朵一朵,直到把图标都覆盖掉,另一种则是直白的写上表白的宣言,然后下面一个同意按钮,一个不同意按钮,只不过这个不同意按钮会到处滑动,死活不会让人点上,虽然最近在抖音上这种程序有死活复燃的趋势,但的确是不折不扣的老把戏。

十年前我初三,对[……]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融资成功后陷入恐慌,贸然开局一败涂地:复盘我最失败的项目

18 年下半年,因为小协议的爆火,我们拿到了小几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拿到钱之后我们才发现,小协议这个产品触碰到了最敏感的红线,加之区块链行业的诸多积弊,使得整个项目很难有继续下去的可能性,可是这个时候钱已经打到我们公司的账上了。

于是我们成了一家兜里有钱,却没有任何正经事情在做的公司。我暗示过投资人,要不要把钱拿回去当这事没发生过,​他们并没有理会。​

这是非常难受的一种体验,外表看上去好像还不错,我们身处最时髦的行业,又成功获得了投资,但只有身处其间,才能感受到像在海底一样的巨大压力,这几乎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时间,靠着每天撸猫喝冰可乐,才能艰难度日。

我前所未有的急切,迫[……]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过去的这一个月

1 月 17 号,女朋友锁骨疼,于是我和她去了北京胸科医院,照了一个 CT,医生说 5 天后来拿结果。晚上我们去一家常去的店吃了排骨煲。

至少在 17 号的傍晚,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其实还不知道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事,医院的医生没有戴口罩,地铁上赶路的人轻松愉快,排骨馆里坐满的人们在大快朵颐。

1 月 18 号,是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因为过年回家,照顾不了家里的猫,想找个人过年期间上门喂猫,我琢磨这事情又能赚钱又能撸猫,还可以督促我多出去走走,于是就接下了这个生意。

1 月 19 日,我女朋友告诉我,武汉的不明原因肺炎好像很厉害,微博上有许多人在说,不过[……]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无注册登录的工具型产品的低成本付费化改造

这个题目看上去有点绕,但我实际想表达的意思是:

  • 我有一个产品,叫做纽扣词云,是一个生成词云图的产品
  • 这个产品非常简单,没有注册登录功能
  • 这个产品是免费的
  • 我想为这个产品添加一些付费功能,但希望能够以很低的开发量去完成,同时保持无需注册登录

目前为止,这个产品已经稳定运行了 2 年多了,每天都有几百人访问这个服务,几乎所有用户都给了很高的评价。

怎么说呢,有一个大家会用的产品的确很好,但这毕竟是一笔支出,如果能实现部分收费,从而让它自己赚到服务器的成本,甚至还能补贴一些零食可乐,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我不太想破坏这个产品的基本调性,我也懒的去为了[……]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2019年年终碎碎念

2019年过去了,和大多数人想的可能不太一样,我挺怀念它的。

19年年初的时候,我开始了一段新的亲密关系,转眼就一年了,这一年来我的感受是,原来还可以这样一点都不累的处对象,真好。

此外我搬了一次家,从住了三年的北京像素搬了出来,这个小区是除了成都的家之外,我住过的最久的地方,甚至比大学宿舍还久,我在这里见证了一间房屋的自然老化过程,最后搬出是因为二楼的卫生间,漏水已经几乎成了水帘洞。

我搬到了一个房租更便宜,地段更偏僻,离地铁站也更远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房子质量没得说,肯定不会漏水,同时周围风景优美,周末还可以钓鱼。

同样搬了家的还有办公室,一开始我们的办公室也在像素[……]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研究了一下北京凌晨不睡觉的人们

上周的某个晚上,我回家差不多是10点,到家之后,我拍了拍猫脑袋,玩了一会儿星露谷物语,看了几篇文章,喝了一杯水又撒了一泡尿,换上睡衣,然后在窗前站了一会儿。

那会儿已经十二点过了,整个世界好像很安静,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有许多遥远的灯火,点缀在许多不同的大楼里,隐没在广阔的黑色背景中,那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

即便我身处偏远的通州地界,即便已经是深夜,可这个世界并没有睡着,许许多多的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依然没有入睡。

一瞬间我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好奇,我想知道每一处灯火下的人,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又为什么没有睡觉。

然后我就开始写代码。

老实讲,我已经很[……]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创业的这三年

我是 16 年来北京之后开始创业的,到现在已经满满三年了,但是我与创业这件事的渊源,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我记得那是 15 年初的冬天,我在大学寝室吃完一顿火锅,纵横捭阖,向室友们大骂了一通当时的许多创业者,然后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讲为什么我以后不会创业。

而在此后的 3 年里,我基本上违背了我在「不创业的原因」里的每一条描述。最初自己打自己脸时还尚有些心虚,后来就坦然了:毕竟人不可能 2 次踏进同一条河里。

我大四时候开发了一个竞品追踪工具,这个工具在我大四的时候为我赚了许多顿火锅钱,也让我遇到了第一个合伙人,当他让我来北京的时候,我几乎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因为我觉得『[……]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跟火烧云老板娘聊了一下火烧云是怎么火的

油焖铜锅鸡是火烧云的招牌菜,这道菜和我们平常吃的鸡或土豆都不太相同:土豆已经炖烂,成为一锅糊糊的土豆泥,其间是香气四溢,肉嫩骨软的鸡肉块们,鸡皮裹着土豆泥,下面的鸡肉也入味三分,即便是微微辣,其辣度对不吃辣的人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用勺子挖一勺鸡肉和土豆,和米饭混合,那个滋味让人不由得闭上眼睛来咀嚼。从表面来看,火烧云和近年来的许多网红餐厅很像:动辄数小时的排队,让许多人拍照发微博的食物,精致的店面装潢,极高的点评评分等等,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火烧云其实是一家已经开了八年的老店了。

我们知道的许多网红餐厅,要么昙花一现,要么在资本加持下高歌猛进,而火烧云则是个异类:不融资,不加盟,但依然[……]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北宋增长黑客王安石

小时候读到过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印象极为深刻,上小学期间,我几乎每天早上都吃家门口的杭州小笼包,我认为杭州自然是个好地方,可是汴州是什么地方呢?

从地理上说,汴州就是河南开封,但实话实说,现在不会有谁会对像对杭州一样对开封抱有什么浪漫幻想,如果一个人憧憬自己遇到一个撑着油纸伞的旗袍姑娘,他一定不会想象自己在开封,如果要憧憬开封,我认为只能想象自己和包青天一起破案。

汴京之为汴京,只能于宋,宋之前,汴京数易其主,兵戈不断;宋以后,汴京由盛转衰,再也不复当年。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就时不时把「东京梦华录」拿出来,从中挑选一些菜[……]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greatdk

近期文章

分类目录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