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面对无常

如果那句著名的「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坏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在最近听上去越来越靠谱,那么我不得不想到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现在距离 2019 才过去三年,未来七年还他妈会发生些什么?

今天我们怀念 2019 年,可是在 2019 年,大家却觉得这一年糟透了,2019 年的问题包括糟糕的气候变化,中美贸易战,极端组织的崛起,对科技巨头渗透生活隐私的担忧等等。

2019年6月,我的一个朋友在她的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发了一篇文章,标题为「我们差点就以为,一切只会越来越好」,阅读量为之前平均阅读量的十倍,似乎在那个时刻,许多人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一定会越来越好,然而没有[……]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们基于 Disco-diffusion 为 50 句中国古诗词生成了画面 (开源代码)

我的朋友碎瓜最近常和我讨论一些 idea,最近一个月内我们大概讨论了 40 多个 idea,有的谈得上巧妙,但大部分不是太难了,就是太无聊了。碎瓜的主业是做机器学习,于是首先搞了一台 V100 显卡的机器。做好算力准备,既是一种实际需要,也代表了一种仪式感:我们真的要搞点东西。

五一假期之后,碎瓜把 Disco-diffusion 部署在了 V100 上,并进行了一些优化,Disco-diffusion 是一个开源的基于diffusion+CLIP的深度学习模型,输入文本便能生成图像画面,并且风格可以随着输入文本改变(例如画家名字、风格名),你可以用Google Colab来玩,不过受限[……]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春节花了7天学习 SwiftUI 后,我上架了人生第一款 iOS APP,并获得了AppStore编辑推荐

大概 2020 年中旬的时候,我有那么几个月,时不时就会长口腔溃疡,我上网搜了一下,发现有口腔癌这种东西,这搞得我有点提心吊胆,于是萌生了学习 iOS 开发的想法。

这里面的思考是这样,我希望记录我每次长口腔溃疡的发生,以及每一次持续的时间,这样一段时间后,我就知道其频率是否异于常人,是否真的有可能是口腔癌,需不需要去医院看,但是我发现市场上并没有这样的记录工具,一些虽然能部分满足需求,但过于复杂,试图培养我的「习惯」,甚至还带有记账和日记,另一些虽然功能上类似,但却是记录喝水,排便,甚至性生活的,并不支持我的这种记录,最后我只能使用系统备忘录以非常繁琐的方式去记录,当时我认为,我应当[……]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海南大爷

从海南度假回来有 2 个月了,但我仍然时常想起在海口的最后一个夜晚,那个大爷真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到海口之前,我已经在三亚和万宁待了挺长时间,对海滩,寄居蟹,椰子和清补凉已经不再像刚来时候那么热衷,而寒冷,干燥,昂贵又逼仄的北京,却非常奇怪的对我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吸引力,总之,我是想回去了。

最后一个晚上,是在海口,我找了机场附近的一个民宿,好在第二天天亮之后更方便的去机场,然后回到阔别已久的北京。

民宿在一片别墅区里,即便是在别墅区里,这样的一座4层的小楼,也显得很有气派,装修的不算豪华,但很舒服。院子里则停着 4 辆奔驰 GLS。我在订这个民宿的时候,看到评论里说,[……]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除了宇宙之外的那种元

我不想说元宇宙,但我挺想说说元。元宇宙是时髦的词,但元不是,元和道一样,是一个哲学词汇,也是一个古老的词,一个古老的哲学词汇尚未运用在商业宣传中时候,它往往更能体现一些独特的东西。

今天我们翻译为元的,是 meta,但 meta 作为一个合成词的前缀,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例如元编程 (meta-programming),元数据(meta-data),元游戏,元小说等等。

大体上,元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关于自身的指代,一种对自身的递归的延展,例如,如果我们用前一种含义来解释「元游戏」,那么一个这样的游戏就可以被看作是「元游戏」:这个游戏的内容就是你创建一家虚拟的游戏公司,并这家公司里[……]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吾猫茶水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写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了,这段时间每次新建一个文档,就只会想到一件事,但是这件事,我又一直写不出来,于是干坐半个小时,关闭这个文档,又去干点别的什么。

这件事就是,茶水死了。

在不久前,我还写过一篇猫到中年,写茶水这只猫到了中年了,它过的有多么怡然自得,而我是暗自高兴的,因为我觉得我和它在过去的 6 年里,已经有了一种默契:我不把它当作宠物,它也不把我当成铲屎的,我们更像是朋友,喵喵叫我还不太精通,但我们确实可以用眼神交流。

我想过它能活多少岁,我知道猫平均能活 15 岁左右,如果茶水作为一只平平无奇的猫,也按照平均数来活,那么茶水还有 9 年的生命,这 9[……]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面包多 2 年小复盘:100 万用户,数千万流水以及一些碎碎念

复盘这两个字,给人的感觉可能是在说一件已经挂了的事,但实际上这是一件还在进行中的事情,对一件还在进行中的事情进行复盘,其实是有风险的,因为一切还未尘埃落定,即便我在敲下这几行字的时候,可能情况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但我还是认为,现在应该写一些东西,因为真实,有时候比正确更重要,或者至少一样重要。

在大约三个月前,面包多有了第 100 万注册用户,而其中的 2 万创作者,获得了数千万的收入,这个时候距离其稍正式的上线,隔了差不多 2 年,对于一个 2C 产品来说,这样的速度其实挺慢,但在这个流量枯竭,巨头林立,万事皆难的时代,谁也不能说这很容易做到。

事情的开始其实非常偶然,201[……]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为邻居做饭的人

雷蒙是我的邻居,我们不住同一个楼,但在同一个小区。

最早认识他,是某一次我在楼下玩穿越机,他在我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问我这玩意儿能不能拍视频,我说可以,他说那真不错,然后我们加了个微信,我是做影视行业的,他说。

1个多月前的某天,我在家肚子饿的咕咕叫,碰巧看到同一层楼的邻居晚晚的朋友圈说「每天都有好吃的,邻居的手艺太赞了」,并且还「感谢投喂」

我脑筋一转,我是她的邻居,那她的邻居,不就是我的邻居吗,邻居可以投喂她,那是不是也可以投喂我?

于是我问了她是怎么一回事,她则把我拉到了一个群里,叫做「拼饭群」,此时群里大概有2,30人

在群里观察了一会儿,我发现大[……]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回到成都的那一夜

从北京去重庆出差完后,我顺道回了一趟成都,成都到重庆的高铁只需要一个小时,我上车前买了刚烤好的脆皮肥肠,锡纸包着,到成都东站仍有余温,咬下去外表酥脆,内里软糯可口。

大约四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我和几个不在北上广的90后聊了聊他们的生活」,第一个聊的是我大学的朋友,他小说写的极好,并且比较高瘦,所以我们那时候尊称其为寒韩。

至少在大三的时候,寒韩的理想职业依然是成为一名墓园的守墓人,但这个理想在毕业后很快破灭了,根据他的说法,这个职业是事业编制,需要考公。

此后他就成了一名运营,在成都待了 5 年。

这次回成都后,我和寒韩约了一起喝酒。

5 月末应该是成都[……]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翻译:做一家不开会,不设置deadline,甚至没有全职员工的公司

 

原文:No Meetings, No Deadlines, No Full-Time Employees (sahillavingia.com)

 国外有一家叫做 gumroad 的公司,是创作者生态的先驱,亦可看作是我所做的「面包多」的对标产品,虽然在产品形态上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但「为创作者服务」这个目标是一样的。 Gumorad 的创始人 Sahil 聪明且善于表达,经历也非常传奇,他在博客里写下了一篇关于工作的文章「No Meetings, No Deadlines, No Full-Time Employees」,看了我就忍不住翻译了。 这篇文章,即便你不同意其中的很多做法,[……]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greatdk

近期文章

分类目录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