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杰的数字货币海贼团

本故事可以当作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018 年我开发的小程序「小协议」火了之后,我认识了许多币圈或自称来自币圈的人士,其中大部分都很友好,礼貌,谈吐幽默,说话又好听,并且表示希望和我一起去发币骗钱。

但有一个人和他们都不一样,这个人就是老杰,老杰的微信没有头像,昵称是 lj ,和其他头像是抱着双臂穿着西服洋溢笑容的人比起来,显得非常突兀,但他又很真诚,这让我对他的故事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信任。

我们知道,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绝大部分数字货币,你获得它的办法只有三种,购买,挖矿,或者行骗,撑死再加上开发 Dapp 赚取手续费,但这种方式绝非主流[……]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大年三十,我在月亮河失去了一些东西

离我家不远,有一个叫月亮河的地方,不过如果是早上去的话,这里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河。

此处是一个构想很好的巨大社区的半成品,这里的建筑具有英伦风情,有几家正常营业的餐厅,一家正常营业的电影院,以及许多水泥烂尾楼。

可能因为地处偏僻,且入口处的羊肠小道崎岖蜿蜒,月亮河的电影院,票价极其便宜,我甚至怀疑这是北京性价比最高的电影院。

大年三十,我就是去这里和老赵(女朋友)看的电影。

和往常一样,只要是假期出门,且天气不错,我就会带上我30g重的微型穿越机,找机会飞上一飞。

而我的飞机,就在这里飞丢了。

一开始,我和鸽子们一起绕圈圈飞,飞到第三圈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象自[……]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互联网不需要皇帝

互联网世界的许多东西都已经或正在消亡:RSS 在消亡,电子邮件在消亡,BBS 在消亡,超链接协议在消亡,浏览器也在消亡,剩下的只有 App,他们是互联网世界里,新立起来的一座座孤岛。

在 App 的世界中,自由举步维艰:内容审查,智能推荐,跳转拦截,接口封闭,你的选择的权利,拒绝的权利,保存的权利,沟通的权利,都在逐渐丧失。

很久之前就有许多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宣称要改变这一切,但他们都毫无例外的失败了,新一批人簇拥着区块链,试图用它作为武器来打破世界的走向,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数字货币的涨跌中沉迷,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淹没于巨头收割一切的浪潮中,发出的声音几不可闻。

也有许[……]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毛线球科技的经营记录

2019 年 7 , 8 月,我为了测试刚上线的面包多的全家桶功能,创建了一个名为「毛线球科技经营记录」的全家桶,我宣称要在这里以周为周期记录我们这家公司的运营情况,但实际上我只是想测试各项功能是否正常,我把价格定的很高,并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人误买了。

然而在内心深处,我有那么点希望,有人买,因为一方面这可以让我赚点钱,另一方面,这也表示有人对我在做的事情很认同,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哪怕只有一个人买,基于对「花了真金白银」的人的道德责任,我也有足够强的动力,把它更新下去。

果然有一个人买了,于是我开始认真的每周更新,后来陆陆续续有一些人购买,他们让我把无可推卸的责任转化成保持更新的动力[……]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2020年年终总结

2020 年,终究还是过去了。

从广阔的角度去看,这一年深刻的改变了全人类的命运,一百年后的人们依然会谈论这一年,讨论 2020 年对后面一个世纪的影响。

从更广阔的角度去看,这却是极其普通的一年,是人类在宇宙中存在的微不足道的痕迹中,几不可见的一粒微尘。

当然,要从这个角度上看,很多事情就没意思了,所以我们还是得跳回来,跳到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朝阳大悦城8层的汉堡王这里来。

在这里,我吃了大约 100 个三层皇堡。

从汉堡王出来往前走 50 米,是一家叫做面香居的小馆子,而我在这里则至少吃掉了500个煎蛋。过去一年,这就是我的工作日午饭组成。

在这件事[……]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iPhone 12 灵异事件

我有一个朋友,是一起玩穿越机的时候认识的,他的技术很好,用惯性过弯,速度很快,于是我们都叫他老弯。

老弯除了玩飞机,还是一名标准的程序员,在许多群体之中,会写代码的人们总是会很快辨认出对方并且混在一起,我经常见到这种事,但很难解释具体的原因,总而言之,这个线下玩飞机的小群体里,写代码的我和写代码的老弯混的最熟。

上个月中旬的某一天,老弯来大悦城看车,顺便来找我蹭咖啡,在交流了一下有没有发现新的飞场后,老弯眉头一皱,跟我说,我的手机最近有点不正常。

他举了个例子:

周三的早上,他早上起来的时候,手电筒是亮着的,但是他很确定,晚上睡觉的时候肯定没有开手电筒,因为他习[……]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不要小孩的理由和要小孩的理由

作为一名上了年纪的 90 后,恍然间,似乎许多人都开始关心起我的下一代来,不仅仅是朋友同学的问候,又或者父母长辈的暗示,昨天我去见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大佬,在我们畅想了怎么去纳斯达克的美好设想后,他又问了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小孩?

我不打算生小孩,就跟生气,生痔疮,生痱子一样,生小孩是我会极力避免的事情。好在避免生小孩,比避免生痔疮容易多了。

即便一直以来,对这件事我都很坚定,但背后的考虑却有很多变化。

一开始的时候,「不要小孩」是单纯的恐惧,因为我无法想象自己会转变成家长的角色,也无法想象如何面对自己的孩子,我看见一些很年轻的父母,他们明明就还是孩子,却已经有了[……]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做一个站在电动扶梯左边的人

从 2016 年来北京之后,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坐地铁。我主要在  6 号线活动,无论是草房,青年路,还是金台路,或者呼家楼,这些站点的扶梯永远人满为患。

只要不是在最最繁忙的时候,地铁站里的扶梯们,左侧基本是空置的,间或有匆匆的行人走过,而扶梯的右侧则像沙丁鱼一样挤的满满当当,下方也站满了等待从右侧上去的乘客。

这就是横行在多个国家多个城市的,著名的电动扶梯「左行右立」规则。

事实上,除了极少数真正时间紧迫的人,这个规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困扰,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想站着上去而已,他们要么挤在等待右侧出现空位的人堆里,要么走到空无一人的左边,但一旦走到左边,他们就身不由己的必须[……]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猫到中年

当我在自贡市五星街尽头的菜市场花 80 元给王茶水赎身的时候,它还是一只卷缩在这座四川四线小城的菜市场的锈铁笼子里的一只小奶猫,而我则是一名踌躇满志的大三学生。

我又花了 5 元,买了一个粉红色的小笼子,这个笼子小到不像是关猫的,更像是关老鼠的,但对那个时候的王茶水来说,已经非常宽敞了,我提着这个小笼子,离开了那个污水横流,气味难闻的市场,再也没有回去过。

然后四年半过去了。

和大三时候相比,现在的我大概胖了15斤,很巧的是,王茶水也差不多重了15斤,对于一只猫来说,在体重增长上能够和我相比,这很不容易。

根据最广为流传的,关于猫的年龄的说法,猫的一岁相[……]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再次挖掘小众需求,我花了一周时间打造了一个月入2万的产品

这篇文章在去年6月首发于面包多,是我的第一篇付费作品,在一年后,我将它完全免费公布出来,并加上了一些更新内容,希望能对更多开发者或对产品有热爱的人提供一些参考和灵感。

2019年4月,我打算拍 Vlog,之所以要做这件事,其实也没有太多理由,主要就是因为在微博和B站看到好多人拍,就也想试试

我当时买了一箱军罐头,然后拍了吃罐头的一个Vlog,拍完之后,我觉得我说话不是特别清晰,于是就想着搞个字幕,但是我发现,「搞字幕」这件事太他妈复杂了

按照传统的办法,需要人手动把听到的话写下来,然后再在合适的时间插入进去,「合适的时间」包括起始两个时间点,这几乎是双倍的工作量了,这还不包括软件[……]

芝麻开门,显示全文!

我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greatdk

近期文章

分类目录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